一夜之间,好像牛市已经离我们而去,并且在经过了半个月大国博弈的惊吓之后,市场终于平静下来几天。

就像热烈是一个难得的老朋友一样,平静也是。有时候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,或者走,但我们确实知道,他们来了,或者走了。春节过完,我曾在笔记里欢迎过名字叫热烈的老朋友,他有好两年没有来过,并且在那之后的三个月里,给我们聊过他的过往和现在的变化。但是最近几天,我发现,他至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,平静现在接管了他的地盘。

如果你去看很多市场派投资人的书,像是大作手一类,都会说,市场先生有它自己的节律,会按自己的方向发展下去。即便有时候有短期的意外发生,但市场也会用它自己的方式,在节律中吸收这些冲击,并继续自己的路。果真如此的话,我们当然想知道,这个节律究竟说的是什么,我要是懂了,岂不是天天包赚不赔?

科学主义的说法,以前提过,是关于波动率的连续性问题。简单说,如果今天波动较高,那么你可以预期明天的波动也不会很低,后天大致也一样,但是这种波动不会持续,过一段时间,会慢慢变成低波动,然后,又慢慢变高,周期往复下去。在反复无常的金融市场当中,波动率是一个不太可多得的稳定性。学院派们通常觉得短期价格不可预测,一般不太愿意在所谓市场节律里面讨论价格趋势的问题,但认为波动率确实有预测价值。不过大作手们的书里,肯定是多少包括了价格趋势存在的意思,因此和学院派看法不尽相同。但无论如何,把价格趋势和波动率两条加在一起,可以各自形成一个对市场波动的完成描述。

到底哪一个看法对,以及能不能帮我们赚钱?我不知道。我的感受是,说的庸俗一点,波动性的特征,甚至于价格的趋势(如果存在的话),都是人性本身。具体的,我说的并不是某一个个体的人性或者其他,而是群体遇到冲击时,所表现出来的从不适感、接纳感,到安全感、狂热感和最后失去的不安。这些特征,根植在人的天性当中,不易为统计和科学所察觉,又不易为人本身所克服。想要利用它赚钱,不管是用理性还是本性的办法,都不是随便能办得到。

当然了,不管能不能赚钱,老朋友总归在那里。是人群,而不是你我,能左右他的来去。它来了,我就要陪它说说话。既然这一次来的是平静,那就呆在那里,度过一段平静的时光。

 

 

 

免责声明

本报告仅供上海盈象资产客户内部参考使用。本报告是基于我们认为可靠且已公开的信息,但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,也不保证文中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。在不同时期,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、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。

未经本公司书面同意,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形式的发布或复制。否则,本公司将保留随时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版权所有2019年上海盈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