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写笔记,我们说闻到了一点风起青萍之末的味道。一个月以后的今天,好像已经发展到了手上没两个科技股,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炒股票的一样。市场风格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,并且在行情的推动下变得很有感染力。

什么样的因素决定了这种变化?类似的问题其实已经问过许多次,答案大约也就是,基本面显然不会发生这么快的变化,因此一定是情绪推动。顺着这个思路往下,就可以展开现实批判,比方说情绪能有这么大的力量,说明市场还很不成熟,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体的价值投资队伍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再往下,也可以追究到中国人的劣根性,好赌也好,轻浮也罢,挑一顶帽子戴好了,展开救亡图存的呼号。

我曾经试图表示过不同意见,那就是,如果你认真研究过其他市场和历史复盘,首先可以排除的就是所谓这是投资者不成熟的看法。因为这一类的波动根本是数不胜数,哪个市场如果没有,倒是怪事一件;其次可以排除的,也包括制度建设、机构投资者占比之类。有些市场严进严出,有些市场宽进宽出,还有些光进不出,情绪上来了,也未见得哪个机构投资者就能保持理性。甚至于可以说一点进化论,那些“特别理性”的投资者,大部分可能已经在波动中受伤离开了市场;最后要说有什么结论,我倒是发现市场活跃程度真的对这件事情有影响,但那只是程度问题,不是有无问题。不过说到底,在资产价格会出现情绪化波动已经成为一种政治不正确的情况下,再提实证证据已经是自讨没趣,这早就不是一个可讨论的问题。

跳脱出来可能更容易理解这个事。那就是,关于对机构投资者和资产定价理论的一些执念,特别是被表述为“一群人可以通过认真收集资料、发展一个严密的数学模型,来给一项资产定一个精确的价格”的想法,本身就是一种很晚近的、工业社会风格的思路。这当中所包含的对人类能力的信仰程度,和计划经济如出一辙。对今天的我们来说更为魔幻的是,如果这种信仰可以成立的话,我们都无需、也接触不到股票市场:这种能力保证了计划经济的成功,自然没有什么春天的故事。

所以,既然春天已经来了,不妨习惯于钟摆一样的价格起伏。它其实并不是什么都没做,在疯狂与绝望之间,它为我们划定了价格的边界。换一句统计学的话说,只是把点估计换成了区间估计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免责声明

本报告仅供上海盈象资产客户内部参考使用。本报告是基于我们认为可靠且已公开的信息,但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,也不保证文中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。在不同时期,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、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。

未经本公司书面同意,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形式的发布或复制。否则,本公司将保留随时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版权所有2019年上海盈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